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一切从寻秦记开始 >

第二百五十七章 偷窥

第二百五十七章 偷窥

骨头不听话 直达底部
    善府后宅,善柔的闺房。

    善柔端坐在梳妆桌前,俏脸微红,眉眼间带着羞涩和欣喜的笑意,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镜中与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自己,一旁的贴身婢女正在给她仔细地打理妆容。

    善柔今日难得地换下了武士劲装,极为少见地着了一身淡兰色织锦长裙。裙裾上绣着一朵朵洁白绽放的梅花,袖口上用银丝勾出了几片祥云,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她那不堪一握的盈盈细腰束住,显得此刻乖乖端坐着的善柔格外地柔弱秀美。

    婢女将善柔一头乌黑的秀发绾成飞仙髻,插上了一根通透欲滴的梅花白玉簪,又给善柔眉目如画的俏脸上薄施粉黛。

    善柔的脸形本就极美,嫩白的肌肤白里透红,此刻换上了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贵族仕女装扮,顿时就从平日里那个风风火火的的假小子,变成了一个气质淡雅的大家闺秀!

    婢女惊叹道:“小姐,原来你好好打扮打扮,竟然会像仙女一样漂亮,一点也不输给临淄城那些贵女们!”

    善柔坐了那么久,早就绷不住了,闻言俏皮地眨了眨眼睛,得意地笑道:“那是自然的,你家小姐我本来就是小仙女好嘛!”

    这时善柔耳朵一动,听到了门外传来几乎微不可闻的窃窃私语声,猜到肯定是自己的两个妹妹,嘴角不由得一勾,故意重重地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外的的善兰和善致齐齐吓了一跳,善柔随即听到善致低声惊呼,“呀,不好,被大姐发现了!二姐我们快跑!”

    善柔被逗得噗哧一笑,回头看去时,只见门口空空如也,两个妹妹早就已经落荒而逃,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善致拉着善兰的手,一溜烟地跑到了走廊尽头,拐弯往墙上一靠,飞快地往后一瞄,见善柔并没有追出来,这才吐了吐小舌头,看向自己的二姐,偷笑道:“幸好逃掉了,不然大姐恼羞成怒,就该追出来收拾我们了!”

    善兰本来没想跑,被善致拉着狂奔了一路,此刻停下来,气喘吁吁地扶住了腰,疑惑道:“小妹你跑什么?为何大姐会恼羞成怒?”

    善致翻着白眼,吐出小舌头,白白嫩嫩的小手在脖颈上一横,摆出灭口的手势,一脸搞怪:“大姐平日里从来不化妆,也不打扮,今天被我们发现了她的秘密,她搞不好会杀人灭口的!”

    善兰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没好气道:“大姐要是知道你在背后这么编排她,她才铁定要收拾你!”

    善致拉住善兰的手,笑嘻嘻道:“二姐,客人说不定已经来了,我们现在就去瞧热闹吧!”

    善兰宠溺地捏了捏善致软软萌萌的小脸蛋,笑道:“小捣蛋鬼,真是怕了你了!”

    善兰和善致走出后宅的建筑群,穿过后花园,悄悄来到了前院,一路上看见路过的仆人婢女们,善致都连连朝他们使眼色,让他们不要声张。

    善府的家仆们显然都知道这个三小姐很调皮,都忍着笑,安静地避让行礼后,乖觉地当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主宅正厅中。

    善兰和善致悄悄从后堂溜进来,刚在屏风后面藏好,就听到厅内传来了动静,连忙互相捂住了小嘴,偷偷地从屏风的缝隙往外看。

    只见善伯将解正清父子和庞尤娘引入了厅中,说道:“诸位稍等,老爷他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善致从缝隙中看见解子元,便推了推一旁的善兰,递过去一个得意的眼神,仿佛是在说:我就说嘛,果然是他!

    善兰连忙比了一个手势,让善致小心别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这时厅外传来善勤的大笑声:“解贤弟,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呀!”

    解正清笑着起身道:“小弟不请自来,善兄勿怪!”

    解子元连忙站起身来,恭敬地行礼问好:“子元拜见善伯伯!”

    庞尤娘手里拎着斑头雁,也在一旁行礼道:“民女参见善大人!”

    斑头雁发现自己又升空,慌乱地在包裹中扑腾了一下,“嘎”地叫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后,善勤招呼众人落座,解正清笑道:“善兄,其实小弟今日造访贵府,是有一个不情之请!”

    善勤看了一眼庞尤娘手中的斑头雁,想起善伯派来小厮的禀报,心中已然有数,暗想今日之事,实在太过凑巧,面上却也不表现出来,只笑道:“咱们两家是什么关系?解贤弟不必跟我客套,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解正清点了点头,目光示意庞尤娘。

    庞尤娘连忙扭着腰从位子上站起来,掐着粗嗓门媚笑道:“善大人,民女庞尤娘,人送浑号临淄第一媒婆,今日是来替解大人的公子说亲的,解家公子诚心求娶贵府的姑娘,不知善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善勤心中不免嘀咕,昨日来了个临淄城第一媒公,今日又来了个临淄城第一媒婆,现在的媒人都这么高调的吗?

    善勤略一沉吟,在一旁善伯有些焦急的眼神中,说道:“解贤弟,以你我两家一向以来的交情,你来向我提亲,我自然是很愿意将女儿嫁去你们解家的,现在我的二女儿和小女儿还未曾许人,就看子元是喜欢兰儿还是致儿了!”

    善伯松了一口气,暗赞老爷高明!

    屏风后的善兰和善致吃了一惊,双双捂住了小嘴,顿时都脸红了,善致忍不住就要冲出去,连忙被一旁的善兰死死拉住,善兰着急地对着善致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冲动,先看看情况!

    此话一出,解子元顿时如遭雷亟,涨红了脸,他正要发问,就听外面传来小厮的禀报声--

    “老爷,齐府来人了!”

    善勤心中略感歉然,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看向解正清,勉强一笑,道:“哈哈,真是双喜临门啊,昨日刚答应大司行请的媒人,收下纳采之礼,要将大女儿许配给齐家,今日就又要和贵府结亲家,解贤弟在此稍待片刻,我出去迎接一下大司行,以后就都是一家人了!”

    善勤此言也算是变相作了解释,言明善府已经收了信物,做人得言而有信啊,实在没有别的办法!

    解正清虽感到十分地惊讶,不过他的面色很快就恢复正常,知道事已至此,不能怪善勤答应齐家的求婚,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比齐家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解子元浑身一震,几欲晕厥过去,他实在想不通,为何每一次都是齐雨坏他的好事!

    解正清一把拉住了失魂落魄,几乎按捺不住的解子元,微笑道:“我和善兄一同去迎接大司行!”

    解子元脸色变幻不定,暗恨自己为何不早一点请父亲上门提亲,又恨陆云舟和他抢善柔,思来想去,咬牙道:“父亲,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解正清严厉地盯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屋外飘着细雨,善勤吩咐善伯取来雨伞,厅中众人便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厅中的人一离开,善致忍不住了,立马把善兰的手掰开,委屈巴巴地道:“二姐,这是怎么一回事?不是大姐要嫁人吗?怎么又变成我们两个了!我……我还不想嫁人呢!”

    善兰若有所思道:“原来昨日来提亲的,并非是解家,而是齐家,看来大姐心中喜欢的人,并不是子元,却不知这人是齐家的哪位公子?”

    善致郁闷地嘟起了嘴:“二姐,我们怎么办呀?你想不想嫁给子元哥哥?”

    善兰也是一筹莫展,无奈道:“子元一直都喜欢大姐,咱们俩都只是把他当成朋友而已……我也不想嫁给他……”

    善致一把拉住善兰的手,说道:“二姐,我们出去看看情况!”

    善兰拗不过她,只好跟着善致来出了正厅,快步跑过穿廊,钻进了前厅,扒着前厅的大门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细雨中,她们看到一对陌生的父子相继下了马车,站在院中,跟着的家仆从后面的马车上搬下来不少礼物,想必就是齐家父子了。

    善勤和解正清等人迎了上去,双方在院中寒暄了一阵。

    “二姐,那个齐家的哥哥长得好俊,简直比女孩子还好看,我还从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,难怪大姐会喜欢他!”

    善致好奇地打量着雨中那名撑伞的陌生少年。

    善兰认同地一点头,说道:“看他的年纪也不大,莫非他就是传闻中的齐三公子?”

    善致笑嘻嘻地道:“这齐公子长得好高啊,咱们和他站在一起,只能到他的腰这里吧!”

    善兰不服气道:“到腰的是你,我肯定是到胸口的!”

    善致坏笑道:“原来二姐想要靠在齐家公子的胸口啊!”

    善兰脸一红,作势要打:“瞎说什么呢!我的意思是我比你高啊,这齐公子是大姐将来的夫君,我才不想呢!倒是你这个小鬼头,小小年纪,看到俊哥哥就动春心了吧?”

    善致气的一跺脚,不依道:“才没有呢,二姐胡说!”

    两人正偷偷在门后笑闹着,就见那名少年的目光往前厅这边的方向看了过来,目光接触,那名少年促狭一笑,朝她们眨了眨眼睛,善兰和善致吓了一跳,连忙躲到了门后,不敢探头。

    “二姐,糟了,我们被发现了,怎么办?”善致红着脸,感觉在对视的那一刹那,自己的心跳的好快!

    善兰同样也有些脸红,心虚地道:“那个齐公子是长了顺风耳了吗?怎么离得这么远都能发现我们?他……应该不会告诉父亲我们在偷看吧!”

    善致吓得小脸一白,连忙又大着胆子,凑到了门旁观察,见到外面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动静,他们还在说这话,惊疑不定地小声道:“二姐,他好像没有拆穿我们!”

    善兰也凑到了门边,待看到那名少年的时候,脸色仍旧禁不住有些红。

    陆云舟撑着雨伞,站在院子中,心中暗笑,没想到原著中的外柔内刚的善兰和高冷的赵致,小的时候竟然会是这么调皮。

    随即想到,现在的赵致,应该还是叫做善致才对吧!

    陆云舟暗想,只要自己娶了善柔,田单哪怕看在齐家的面子上,都不可能再轻易对善家下手,善家躲过灭门之灾,这两个小姑娘,就能一直保持天真活泼的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陆云舟不由得冲着她们眨了眨眼,欣然一笑。

    两个姑娘却是又被陆云舟吓了一跳,齐齐红着脸又躲回了门后。

    陆云舟正觉得有趣的时候,就听善勤说道:“今日两家同时来我善家提亲,善某真是不胜荣幸,今日过后,大家就都是亲家了,还是进屋中叙话吧!各位,请!”

    一旁的解子元死死地瞪着陆云舟,目光直欲喷火,眼见此事就要成为定局,终于憋不住了,忽然开口道:“善伯伯,实不相瞒,子元真正想要求娶的是柔姐姐,还请善伯伯成全!”

    (SENSA小说 www.sensaxs.com)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