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一切从寻秦记开始 >

第一百一十五章 外流

第一百一十五章 外流

骨头不听话 直达底部
    陆云舟坐在车厢中,撩开窗帘,看着稷下学宫那青灰色的城墙,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。

    风穿过车窗,吹在他的脸上,陆云舟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新,二哥他回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少爷,二少爷还在外面捉拿逃犯,不过三老爷在临淄小城的官署。”

    齐新的声音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先去找三叔!”

    陆云舟吩咐了一声,正要放下窗帘,就看见远处视野的尽头,草原和天空的交线,遥遥出现了一队人马。

    陆云舟仔细看了几眼,眉梢一挑,笑道:“小新,先将马车停在道旁,我们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,是,少爷!”齐新慌忙应了一声,控制着马车停在路旁。

    这时有两名士子从马车外的道路上经过,隐隐有歌声传来,陆云舟心中一动,竟然是他方才在肖月潭小院中唱的那首《怒放的生命》。

    马车外那两名士子的交谈声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刘兄今年就要在稷下结业,小弟在这里预祝你一展宏图!”

    “贤弟就别安慰我了,在齐国非贵族不当官,安有我等平民的出路?我这几日已经去了好几次小城,想要拜在一位大人的门下,先从门客做起……谁曾想,连门都不给进!”

    “刘兄千万不要灰心,齐国的局势就是如此,我等早已心知肚明,何必再做无用功?大不了我们就去外国,天大地大,难道还没有我们一处容身之地了?”

    “我此刻倒也不想考虑这些了,反正多想也是无益,我只好奇,方才这首歌是谁在唱,此等人物,若不能结识一番,岂不可惜!”

    “刘兄此言甚是,听其歌中所唱,想必也是同道中人!”

    陆云舟听到这里,会心一笑,伸手在车窗上打着节拍,放声高歌:“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,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,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,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,我想要怒放的生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刘兄你听,这唱歌的声音,像不像刚才听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必是此人,我认得他的声音,真是太好了,我正愁无法找到这人,没想到就在这里遇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兄,我们不如上去打个招呼,认识一下,他忽然放声歌唱,想必也是听到了我们的话,以歌声回答呢!”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,相逢即是有缘,我们去打个招呼!”

    陆云舟听到这里,便停下了歌声,撩开车厢的门帘,从马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见到迎面两个士子走来,其中一人,竟甚是面熟。

    陆云舟一眼就认了出来,原来是那日在长嬴楼,自称是黄老派弟子的刘琨!

    陆云舟记得当时他提出屯田制之后,正是这刘琨号召所有同学去向田单请愿的。

    看他那日一呼百应的样子,想来此人在稷下颇有影响力。

    见两人走近,陆云舟拱手道:“齐雨见过两位兄台!”

    刘琨和另一位同学的脸上出现了诧异之色,也连忙拱手还礼。

    刘琨惊讶道:“齐公子,我们又见面了,原来方才我们听到的这首歌,竟是齐公子所唱!”

    两人显得有些拘束,陆云舟的大名早已在齐国传扬,和上次见面不同,陆云舟现在已经是齐国有名的贤公子。

    陆云舟笑道:“献丑了,刘兄。”

    陆云舟的目光又看向另外一名同学,微笑道:“还未请教这位同学的高姓大名!”

    那名同学连忙摆手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,在下黄老派方世华!”

    陆云舟笑道:“原来是方兄,久仰!”

    三人寒暄一番后,陆云舟正容道:“方才小弟在车上听到两位提起,我稷下的同学,在自己的国家,竟难谋出路?”

    两人脸上现出难色,似乎是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刘琨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齐公子,本来这番话是不该对你说的,但事实如此,请恕我直言了!”

    陆云舟深深看了刘琨一眼,道:“刘兄言重了,小弟以歌声叫住两位,正是为了了解此事,万事都有解决之道,如果两位信任我,不妨直言相告!”

    刘琨和方世华闻言,脸上顿时露出了动容之色。

    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各自都有惊喜、激动之情,又各有担忧、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陆云舟提出了屯田制,就是最好的金字招牌,他的话本身就代表了一种保证。

    但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齐国官场的情况历来如此,上至中枢,下至地方,早已形成了痼疾,又岂是陆云舟一人之力可以扭转的?

    两人一面觉得想要解决此事,根本不切实际,一面又难免期待着陆云舟又能像上次提出屯田制那样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方世华压下狂跳的心脏,欣悦道:“齐公子竟有解决之法……是,在齐国当官是不论才学,只论出身的,家世、关系就是最大的门槛!若想要以平民出身在齐国谋求职位,除非此人在各国广有声名,但像我们这样的稷下的普通学生,一般都是连门槛都踏不进,可以说一点希望也没有!”

    陆云舟倒抽一口气,沉声道:“我们稷下历届结业的学生中的平民子弟,最后有几人能留在齐国?”

    刘琨摇头叹息道:“稷下学生中,齐国的平民子弟占大多数,然后是部分的齐国贵族子弟,最后是少量的外国学生……唉,每年稷下的平民学生,大多数都会去外国谋求职位,也有很多人最终还是无奈地选择回家务农。”

    陆云舟的眼中现出深刻的痛惜之情,摇了摇头,不知为何,他又想起了好久未见的赵普,这小子突然就消失了,难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?

    却不知赵普是去了国外,还是回家务农去了!

    稷下学宫是战国人才诞生的摇篮,齐国却竟然不懂得利用这唾手可得的好资源,反而让这些费心培养出来的人才,每年都大量外流,如此愚蠢的国家,不灭亡才叫怪事!

    如毒蛇栗腹此流,在国内求不到官职,离开齐国还时时刻刻想着报复自己的国家,那更是齐国的悲哀!

    陆云舟眼中流露出的深切的悲哀之情,让刘琨和方世华大为感动,也深受震撼,他们没想到身为贵族出身的陆云舟,根本不用愁将来的出路,竟然也会如此同情他们平民子弟的遭遇。

    刘琨劝道:“齐公子,世事如此,你也不必替我们过于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舟举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,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心情,这才正容道:“刘兄,方兄,此事就交给小弟来解决,还请两位静候佳音!”

    (SENSA小说 www.sensaxs.com)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