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一切从寻秦记开始 >

第一百一十二章 乐痴

第一百一十二章 乐痴

骨头不听话 直达底部
    当时管中邪在拔出长击剑之前,曾故作潇洒地用左手拍了一下挂在右腰的剑,陆云舟看到这个动作的时候,就感觉到怪异,现在想起来,陆云舟当时只要再细想一下,发现了其中的疑点,或许韩竭就不会如此快地落败了!

    韩竭淡然道:“齐师弟,这不是你的问题,我才是他的对手,没有发现对手擅使左手剑,原本就是我的失误,你们也不必为我抱不平,其实我已经想明白了,无论如何,昨日那一场我都赢不了管中邪,他确实比我强大!不论是气力,还是剑术,我都逊于他!”

    仲孙玄华笑道:“二师兄该不会真的气馁了吧!咱们还小呢,等我们长大了,气力变强了,再去找回场子不就行了!”

    韩竭摇头道:“我怎会气馁,遇到强大的对手,该高兴才是,我现在只希望管中邪能逃离齐国,不要被抓住,这样将来我才能去找他赢回来!”

    陆云舟笑了,韩竭在原著中虽然颇多劣迹,但他毕竟在未来也是一代高手,至少这心理素质还是很过关的。

    仲孙玄华感叹道:“只可惜我们都没学会师父的《锻体诀》,否则管中邪天生神力又算得了什么?”说着转头看向陆云舟,“齐师弟,这《锻体诀》就只有边师兄一人修炼成功,现在就看你了!”

    陆云舟挠挠头,无奈一笑,他也担心他练不会,按照曹秋道描述,这《锻体诀》似乎是重剑剑法的绝配,他自然也是心头火热,极想要学会的!

    善柔装作不经意地偷偷瞥了陆云舟一眼,不知为何,她心中有种奇怪的预感,陆云舟一定可以学会师父的《锻体诀》。

    三人又聊了一会,仲孙玄华看到空荡荡的庭院,心中记起肖月潭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仲孙玄华悄声问道:“二师兄,今天的肖先生看起来很反常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韩竭回想了一下,微微颔首,低声道:“肖先生今日确实挺奇怪的,今早来了个客人,两人见面开始还挺正常的,后来那个客人忽然说有要事相商,肖先生就带着他进了书房,一直密谈了两个多时辰才出来,然后你们就来了!”

    陆云舟心中一动,难道肖月潭要离开齐国了。

    陆云舟想了想,问道:“韩师兄,你有没有听到,那个客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韩竭说道:“那客人好像是个商人,名字我没听见,不过肖先生叫他图大哥!”

    “图大哥?难道是图先!”陆云舟心中一凛,图先是吕不韦府中的头号家将,如此说来,肖月潭并不是先外出游历,后来机缘巧合下才到吕不韦手下做事的,而是被图先特意请去的?

    怪不得原著中肖月潭与图先的关系如此紧密!

    仲孙玄华、善柔和韩竭还在那里讨论,这姓图的商人到底来找肖先生何事,陆云舟的脸色却已经阴沉了下来!

    吕不韦此人老谋深算,图先作为他麾下的头号家将,自然是身负重任的,此人特意来到齐国,绝不可能仅仅是为了招揽肖月潭。

    陆云舟眉头紧锁,心里想不通,图先到底是为何而来?

    不过陆云舟知道,肖月潭多半已经是有了去意,看过原著的陆云舟深知,肖月潭是一个智谋极高的人才,这样的人才,却屈身在稷下学宫当个校医,天天给他们这些惹祸捣蛋小屁孩们擦屁股,而得不到齐国官场的重用,肖月潭不可能不感到憋屈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肖月潭还有韩竭这一个病人,只怕他暂时还是走不开。

    陆云舟看了看此刻精神还算不错的韩竭,心中明白,只怕韩竭痊愈的时候,就是肖月潭离开齐国的时候了!

    仲孙玄华忽然拍了一下陆云舟的肩膀,陆云舟回过神来,转头看去,只见仲孙玄华奇怪地看着他,说道:“你小子心不在焉的发什么呆呢?我们要走了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陆云舟应了一声,和韩竭告辞便跟着仲孙玄华和善柔走出了药屋。

    “仲孙师兄,师姐,你们先回去吧,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件事要办,上次肖先生问我要一份曲谱,我现在去给他!”陆云舟心中下了决定,便停下脚步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找肖先生吧,不过别忘了参加今晚的晚宴!”仲孙玄华朝陆云舟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陆云舟点头表示明白,看着仲孙玄华和善柔离开院子,深吸一口气,向肖月潭宅邸的主屋--狂歌斋走去。

    狂歌斋是一座三开间的大屋,中间的房间是肖月潭的会客厅,两边的两间耳房,一间是肖月潭的卧室,一间则是书房。

    之前陆云舟便是看见肖月潭进了书房中。

    陆云舟此刻心中已然决定,要试图劝说肖月潭,想办法把他留在齐国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已经决定要帮助齐国崛起,就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肖月潭这样的人才为秦国所用!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强大的敌人,而是对你了如指掌的敌人,肖月潭身为稷下先生,对齐国上下的情况实在太了解了,若是任由肖月潭到吕不韦的帐下做事,只会让齐国在面对强秦时变得更加不堪一击!

    陆云舟整了整衣襟,心中打好腹稿,便敲响了肖月潭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陆云舟静立片刻,房门便打开了,肖月潭那清瞿的面容在门后出现,看到门外是陆云舟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齐雨,怎么了,是韩竭那里出了什么状况吗?”肖月潭还以为陆云舟是来叫他的,便要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陆云舟露出纯天然无公害的笑容,眨眨眼睛,开始编瞎话:“肖先生,我近日又得了一曲,特意来同肖先生交流心得,不知先生现在可方便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有新曲了?”肖月潭的身形顿时一顿,然后一脸惊喜莫名地转头看向陆云舟,陆云舟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难为你还记得我,哈哈,来来来,我们去乐屋探讨!”肖月潭果然不愧是个乐痴,当此去留难决、纠结万分的心态下,还有心情猎奇新曲,果真是真名士,自风流!

    “上钩!”陆云舟暗自比了个胜利的手势,就被兴致勃勃的肖月潭拉着进了乐屋中。

    (SENSA小说 www.sensaxs.com)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