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九十九章 这孩子没救了

第九十九章 这孩子没救了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其实碧青没喝多少酒,他就因为好奇的抿了那么一口,然后直接醉趴下了。

    当时,那动静还吓了众人一跳,鬼知道前身份为青楼公子哥儿的人,居然一杯倒!!

    而且那一口还不足一杯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南宫情已经靠近了秦渊奕。

    落铭不知何时坐在了袁瑾宁旁边,正在向她打探身份,见了此景便要站起,被袁瑾宁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别打扰人好事儿,坐着看戏,乖。”

    那苏到不行的嗓音配合着一句‘乖’,差点没让落铭以身相许。

    不行不行,这可是王爷‘夫人’,他可不能多想。

    不对啊,夫人为何看着别的女人接近王爷??

    “公子,现在这儿没别人了,让小女看看你的模样,如何?”大抵是因为喝了小酒的原因,南宫情面色微红,盯着那闭眸养神的男子,连眼都不带眨的,越是神秘,她越是想揭开那真相。

    男子长睫微颤,缓缓睁开眼睛,她的那只手已经抚在他的面具下了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一字,随着肉体落地的声音,与痛苦的闷哼声,南宫情捂着手臂浑身直颤。

    那原本纤细的手臂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,骇人无比。

    见了秦渊奕如此残暴冷血的一面,袁瑾宁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嗯,这才符合外界的传闻嘛。

    之前,秦渊奕虽然总是冷着张脸,但到底没到残暴不仁的地步,一点儿也不符合外界所谓的冷血无情,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形象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千万莫误会了,王爷只是不喜欢女子靠近而已。”落铭一看袁瑾宁,瞬间以为她误会了,自作聪明的开始解释。

    袁瑾宁没有说话,她要不要告诉这孩子,自己也是女人来着,不是他所想的男子?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。”袁瑾宁还是接了句,自己就是个例子,且之前有一位与他湖边下棋的女子,忘了叫什么名儿了,两人还不是‘相谈甚欢’?

    虽然从只言片语里,她得知,秦渊奕只是在意对方的棋艺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王妃,王爷绝对是喜爱男子的,绝对只喜爱您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让他脑补吧,这孩子没救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交谈声比较小,南宫情是听不清的,而内力高强的某人可不定了,很是诡异的朝着这边看了眼。

    落铭一愣,怎么感觉王爷的眼神不像是夸奖呢?反而像是要将他五马分尸??

    “你!”南宫情面容狰狞,痛的整个人浑身被汗水湿透,却又不敢说什么,她不知此人身份,不敢冒然得罪。

    “滚远些,不然另一只也别要了!”秦渊奕冷声喝斥。

    南宫情不甘心的瞪了他一眼,转身灰溜溜的走了,现在场内只余三人了。

    秦渊奕掏出帕子,隔着帕子将面具取下扔在地上,犹如神祗般的容颜暴露,狭长的眼眸深如墨。

    “还有面具么?”他身份特殊,若是在外露脸,很容易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毕竟秦渊奕出名的不止是那如凶煞的手段,还有那绝世的容颜。大抵五年前,他还是凤灵国第一美男子呢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年他极少露出真容,凤灵国第一美男子的名头便落在了抚芩楼羽聆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落铭摇摇头。

    袁瑾宁想了想,人家给她送了礼,那自己便回一个吧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说完,出去了一小会儿,再进来时手上拿着一银面。

    那熟悉的物什让秦渊奕一愣,之前陪袁瑾宁男装去安和县时,为了不引起太大的轰动,两人一同戴了面具。

    她的是金色,秦渊奕的是银色。

    他将面具还给袁瑾宁后,还以为她丢掉了。

    原来,她竟也收藏着这些回忆么……

    “喏。”袁瑾宁丝毫不知秦渊奕内心戏多么的足,若是让她知晓了秦渊奕所想,绝对会笑出猪叫声。

    且还会大声喊一嗓子,大哥你误会了,其实这面具是因为之前没有钟意的,便让人批发买的,她的阁楼里有一箱呢。

    三人乘马车打道回府,落铭很是聪明的坐在了马车外,轿内只留下二人。

    因二人都不大爱说话,里边的气氛倒是有些尴尬,显然,袁瑾宁认为秦渊奕还在生着那无缘无故的气。

    之前,她三番两次与男人纠缠和夜归,他看着火气蛮大,之后两人可是没说过什么话,除了今天因面具的缘由,才说上了话。

    “你今日拍下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微凉的嗓音低沉磁性,袁瑾宁有些惊讶的抬头,秦渊奕居然主动搭话?

    他不生气了?

    袁瑾宁剔透的眸子里满是狐疑,然后一愣,不是啊,他生气不生气,自己在意啥?

    拍了拍脑袋,袁瑾宁将那望远镜掏出。

    “望远镜。”

    袁瑾宁细细端详,望远镜上边全是干泥,袁瑾宁扒拉开一些,明了为何拍卖会的人没发现它的妙处,原来是镜片上的保护盖被泥土封死,大抵那些人摸不准这是什么,也没有细擦详看。

    惦了惦手上的物什,袁瑾宁眼眸微深,若是真有人与她一般穿越而来,那大抵是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此老式的望远镜较笨重,完全不如现世的小巧便携,按着年岁算的话,估计那人坟头草都已经一米多了,可也不排除是那时空而来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都能穿越,为何别人不能?

    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渊奕不是没听清,只是不懂这三个字的含义,见袁瑾宁停下了手中的摆弄,这才出声。

    “顾名思义,这个东西,能让人看的很远。”袁瑾宁简单解释。

    秦渊奕了然,眼底是少见的好奇。

    袁瑾宁见了不禁一笑:“待我弄好后就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渊奕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又安静了下来,这次却不再尴尬,反而有些融洽与诡异的温馨。

    回了府,袁瑾宁忽的想起什么,让落京去趣宝阁将段崇寻承诺的宝贝拿回来,自己关了门,用布帕沾了湿水,开始细细擦拭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袁瑾宁才抬头扭了扭脖子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眼前露出原貌的望远镜和崭新的一般,可到底还是有些许生锈的地儿,无法解决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