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七十二章 蛮夷人

第七十二章 蛮夷人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那漠然的眼神,似看蝼蚁般睥睨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多的指责,她绝美的面容上也无一丝波澜,把玩着手上的玉镯,满是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那如此,我便收回我的话,她还能活,能活至宇宙毁灭,活至二十一世纪的来临,行了不?”袁瑾宁一笑,满是讥讽。

    说实话,袁瑾宁也有些后悔,你说她嘴贱说啥事实,既然别人喜欢听假话,自己顺着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懂袁瑾宁嘴里的几个现代词语,可见她那模样,蓝杏便知她说的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心里对她的观感跌到了冰点,捏了捏缠着绷带的手,掌心处缓缓渗出血色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太过分!不过是一个仗着男人的无知妇人!若是没了摄政王,你以为你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蓝杏,你给我闭嘴!”话还没说完,一声厉喝截住了愈发过分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什么么?在场的每一个人,都能见她碾成渣滓?”

    红棠大步上前,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她的额头:“你是不是糊涂了?啊?”

    先不说秦渊奕那边,就冲她后边那句话,袁瑾宁实力是差,可据她的了解,此人诡计多端,逃走绝对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且被她指着鼻子骂桑之人,是她心心念念的救命恩人!

    “红棠,让她说。”袁瑾宁不紧不慢的出声,凝着蓝杏的眸子满是平淡。

    被那双眸子盯着,蓝杏不禁皱了皱眉,眼底有些疑惑,这双琉璃般的眼睛,怎的如此眼熟?

    好似……好似救她那白衣公子的眼,不不不!她怎么可能是救自己的人,且这草包王妃只是个女子,断不可能是那清风般的公子。

    蓝杏甩了甩头,似要将那荒唐的念想甩去,但越看那身矜贵冷清的气质,她便越是心慌。

    见她久久不出声,袁瑾宁换了个姿势:“不说?那我来说,对我不满的人大可直接滚出香迁阁,没人求着你留下来,且我愿意为你们救治是我的情分,不是本分!”

    冷厉清冽的嗓音很是好听,带着微微的妩媚。

    袁瑾宁缓缓起身,看向那面不改色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微顿,大大的眼里灰暗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没有再去管那些心思各异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不是真傻,之前如此生气,也是因为这七人都经历了共同的苦难,多少有同病相怜之感。

    先抛去袁瑾宁所说之话的真假,就算她只是玩笑之语,也确实令他们气愤,但不至于闹翻。

    那女孩上前一步,浓密的睫毛颤动:“我……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袁瑾宁点点头,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,只见她蹲下,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:“我见你骨骼清奇,不如做我徒弟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几人的脸色都有些莫名,袁瑾宁的底子他们不知,可从蓝杏的话里却能探出一二。

    这女孩虽然看着小,但其实……

    之前,配合袁瑾宁钳制城主的男子犹疑了一瞬,褪去那原本布满鲜血的面容,清秀白嫩的面容显露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她其实会武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便被那女娃娃狠狠瞪了一眼,阴狠宛若毒蛇般黏腻的视线缠绕于男子脖颈处,吓的他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会什么?武功?

    袁瑾宁眼神微暗,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番,在瞧见那宽袖下布满暗纹的手后,心底一悸。

    嘴里的脏话差点蹦出,幸得袁瑾宁及时压制住。

    若是她没看错的话,那纹身不是和先前她命青桃去调查的蛮夷图腾一样!?

    袁瑾宁深深呼吸了一瞬,面不改色的起身:“既然不愿那便算了,反正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女孩轻声,却是将她的话打断,袁瑾宁嘴角微僵,她要是收了个蛮夷人,秦渊奕应该会把她宰了。

    “不,你就当我没说过,我根本不会什么武功,说这些呢,其实也不过是为了缓和缓和气氛。”

    “徒儿参见师傅。”

    女孩二话不说,直接跪地磕头,砰砰砰的三个响头磕完,袁瑾宁心里已经凉了一半。

    其实她一开始说收徒,纯粹就是觉得这娃娃眼睛空了,满身的死寂,且听了那共患难的女子将死之言,也并未生气。

    觉得她是一个天生做杀手的料,想培养培养,可这身份,再适合她也是不敢接手。

    且,秦渊奕之前提过一嘴,蛮夷人现在虽是无故停止了边疆的骚扰,可之前潜入的奸细,却是无时不在。

    而拥有特殊纹身的女娃,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袁瑾宁思虑一二,却也没有再说什么,有些事情,还是不要传播出去为好。

    “等你们伤好后,就滚出我的小阁,蓝杏,你也一样。”袁瑾宁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语言罢,起身往外走,顺带叫上了女孩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些动静,红棠捂着蓝杏的嘴不让她说出注定会后悔的话。

    待袁瑾宁走远后,蓝杏一把甩开红棠的手,气的浑身发抖:“红棠,你做什么?我也是虹衣坊的一员,她有什么资格赶我走!?”

    “蓝杏!你是不是脑子被人打糊涂了!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虹衣坊!?现在,只有隐阁!”

    红棠一把抓住了蓝杏的肩膀,满是不解的看着她:“你究竟别扭什么?她现在是我们的主子,我们作为下属,只能听命!且,她还是你的救命恩人!”

    蓝杏一懵,怔怔的望着她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另一边,袁瑾宁与女孩大眼瞪小眼,那双犹如蒙了雾般灰蒙蒙的眼里一片死寂,袁瑾宁扶额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一个人,却有如此诡谲的眼神,再加上那专属兵队的图腾,怕是经历了不少磨难。

    “你是蛮夷人?”

    袁瑾宁伸手摸在女孩脑袋上,这话一出,手下之人似是有了一瞬的僵硬。

    下一秒,脖子上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泛着银光的匕首满是冰凉,袁瑾宁笑了笑,不慌不忙的揉了揉那粗糙至极的发质:“你觉得,杀了我,便能解开你的毒?”

    那面无表情的女孩眼底闪过疑惑,遂而瞪大眼睛,似是不相信她居然真的给自己下了毒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