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三十二章 此人高深莫测

第三十二章 此人高深莫测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前一秒,她还对其一番羞辱谩骂。

    下一秒,袁灵舞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与自己演起姐妹情深,牛批牛批。

    看到她那么顺从,袁瑾宁倒是有些意外,她还以为袁灵舞会再挣扎一番呢。看来,这段时间在东宫的斗争生活让她更加成熟了。

    太子自是不止袁灵舞这一个女人,还有一个侧妃,两名小妾,那侧妃可是丞相府中的二小姐。

    如此的身份,为何甘愿做凤裴炎的侧妃,自是对那极品大渣男一往情深了。

    而袁灵舞不过是安平候府的一个小庶女,身份上便落了人家一大截,足以想象,袁灵舞在东宫内究竟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看来她得找机会儿去见识见识那丞相府的二小姐,说不定两人还能联手,恶心恶心袁灵舞这个白莲花呢。

    眼看事儿也算解决了,袁瑾宁面上重新挂上浅浅笑意,提高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:

    “妹妹呢,也不用操心了,今天这事儿,除了我们,谁都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袁灵舞懵逼了,怔愣了几秒后立刻回想起了第一次在皇宫见面,自己在她身上栽的大跟头。

    袁灵舞立刻拿起铜镜,往自己脖子处照去。

    那里肌肤雪白光洁,别说什么掐痕了,连个颈纹都没有!

    明明是应该高兴的事儿,袁灵舞的脸色却一瞬间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么快的顺从,就指望着脖颈间痕迹当物证,给袁瑾宁扣上一个更大的罪名呢!

    结果,竹篮打水一场空,就算有这么多宫女在场,又有何用?

    依着凤裴炎那偏心的层度,和空口无凭的白话毫无区别,他估计会认为这一宫的主仆都失心疯了!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的!?”袁灵舞终于绷不住情绪,将铜镜狠狠砸在地面。

    袁瑾宁自是懒得回答她,转身朝着后边摆了摆手,那背影极其的潇洒淡漠,悠悠的声音传来: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来第二次,妹妹也是这么想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威胁,**裸的威胁!

    没走出多远,女人不甘的怒吼,夹杂着物件破碎的声音,伴随着宫女一阵阵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袁瑾宁叹息一声,往前走去,女人呐,毒蝎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来到宫门口,远远的便看到落京朝着这边跑来,抓住她一阵打量,似是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袁瑾宁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抬眸之间,却忽然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,一袭白衣,公子温润如玉,魅惑的狐狸眼细长好看。

    还有那白纱蒙住下半张脸,身边跟着个小小书童模样的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羽聆么?

    袁瑾宁眼底划过诧异,与之对视一秒后,对方冲她礼貌点点头,随后便上了那华贵的步辇,朝着宫内走去。

    似是瞧出袁瑾宁一直望着那身影,落京脸上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还是低声出口解释:“这人是京都赫赫有名的才子,也是太子的夫子,人称宇翎公子。”

    宇翎…羽聆?

    袁瑾宁勾唇,艳丽的面容因这一笑越发动人,估计任谁也想不到,这有名的才子人物,其另一个身份是那青楼儿卖艺的招牌儿!

    “根据内部情报,这公子,也是太子的军师,此人高深莫测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袁瑾宁诧异了,却不是对羽聆身份的诧异,而是对落京就这么说出来而诧异。

    就这么将情报告诉了她,不怕自己泄露出去吗?

    袁瑾宁望向落京。

    清秀的面容上依旧挂着大方得体的微笑,眼底的信任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袁瑾宁挑眉,面色微暖,心底默默的将落京划进自己的包围圈内。

    她这个人就是这么奇怪,只要别人一个微小却带着真心的举动,便能轻易让她接纳于人,但如果他人对自己做出一件坏事……

    袁瑾宁必定十倍奉还!

    没办法,她就是这么个眦牙必报之人。

    大手揽过落京,另一只手狠狠在她脸上掐了一下,袁瑾宁笑容灿烂:“走,爷带你去揽月阁吃顿好的!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一说到吃的,落京眼睛便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认真说起,落京好像被自己带成吃货了……没事没事,能吃是福嘛~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来到揽月阁,袁瑾宁大肆挥霍,一口气点了好几道菜,特别是它家那个招牌酸菜鱼,简直好吃到不行,是袁瑾宁的最爱。

    等吃饱喝足了,袁瑾宁毫无形象的倚靠在凳上消化,另一边的落京,姿势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此处是个靠窗的位置,揽月阁正对着街道,这里自是能够看清外边热闹的景象。

    原本和平的街道忽然开始沸腾起来,犹如一滴水坠入油锅内,直接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袁瑾宁视线被吸引过去,只见一群人围着成了一个圈,中间似乎躺着个男子,外围一匹枣红马焦躁的不已。

    眯起眸子看过去,想要看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却被人群涌动的头遮挡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……”落京低呼,满脸的焦急:“娘娘,那是王爷的副将!”

    袁瑾宁面色一紧,秦渊奕的副将也是位猛人,当年凤灵国与蛮夷一战中,对方利用下作计谋困住了秦渊奕等人,那副将二话不说,直接带人闯入营中救下秦渊奕。

    随后斩下敌军首领顶上人头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没了主心骨,很快蛮夷大军便连连衰败,最后只能递与一份投降书。

    此事很快流出,获得了百姓的好评与赞美。

    看似思虑了很久,其实不过也才几秒,袁瑾宁很是利落干脆的翻窗跳下阁楼,落京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虽不知,为何那副将叶峮会倒在路边,再这样下去,秦渊奕那边必定会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而且这等大英雄,绝对要救!

    灵巧落地,袁瑾宁冲进人群中蹲下,地上的男子面色苍白,没有呈现灰白或青紫之色,还算好,袁瑾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伸手便要探向叶峮的手掌,一妇人立刻拉住她,满脸的不赞同:“小姑娘家家的,怎么不知害燥?”

    莫不是将自己误会成那要趁人之危的女色狼了?

    妇人脸上的表情告诉袁瑾宁,她真相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袁瑾宁可没那么多耐心与她解释,直接甩手凝眸:“我正在救他的命,别在这里碍事!”

    “唉,你……”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