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二百六十二章 无聊的口水战

第二百六十二章 无聊的口水战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久而久之,也没人不自量力的前来了。

    直到太子领着太子妃萧湘湘,端着酒盏冲秦渊奕举杯。

    “本宫是来恭喜皇叔的,皇叔英勇无比,简直是我凤灵国的骄傲!还有王妃娘娘,一双素手医治天下人,实在是令本宫惊讶,这等女子,难怪能让皇叔你,如此迷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太子殿下太过夸大其词了,本妃医生可没你说的那般强力,只是得知一些偏方罢了,要说医术啊,还是那些专业的厉害些。”

    袁瑾宁微微点头应付,她说的可是实话,医毒不分家,但她的医术确实不能说是翻手间救治天下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唉,话不能这么说,王妃娘娘救下的人不计其数,包括那些别城的难民,都曾受恩于你,你可是凤灵国现世的活菩萨。”凤裴炎也是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一个劲的夸赞袁瑾宁。

    袁瑾宁抬眸睨了这人一眼,再瞥一旁默不作声的萧湘湘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殿下的美赞,这本该就是身为凤灵国子民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本宫敬你。”凤裴炎冲袁瑾宁举起酒杯,仰头后将酒杯倾斜了几下,以示他已经干了。

    袁瑾宁虽然很不想给面子,但皇权至上,她还没有到那种嫌命长的地步。

    将一杯酒欠抿了一口,果然见太子皱眉似乎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一只手伸过直接将袁瑾宁手中的酒盏夺过仰头闷下,秦渊奕擦了擦嘴角流出的酒水,淡淡的看着太子。

    “王妃不慎酒力,就让本王替夫人喝完这杯酒,想必,太子殿下是不会建议的。”

    这都把话给说死了,他还如何建议?凤裴炎阴冷的看了秦渊奕一眼,面上却是皮笑肉不笑的与他点头。

    “皇叔和王妃可真是伉俪情深,令人羡煞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莫不是这般的?何必去羡慕别人。”袁瑾宁提醒了一句,美人就在身边,说话也不会注意一点。

    凤裴炎意识到连忙点头说是,随后两个男人便在哪儿你来我往的各种话里有话,三言两语间已经是过了好几招。

    袁瑾宁有些无聊,她倒不是很喜欢打这口水战,无趣的紧。

    “本妃出去透透风,太子殿下和夫君慢慢聊。”袁瑾宁带着落京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带上暖炉,还有外衫。”秦渊奕嘱咐,落京立刻将东西拿上。

    皇宫内御花园本是只允许皇上和妃子观赏的,但每当宴会时便会开放,所以袁瑾宁就去了御花园逛一逛。

    冬季里花儿都谢了,只有火焰的梅花盛开在雪色之中。

    大殿内许来是燃了地龙,与外边的寒冷行成了对比,幸亏袁瑾宁出了门前秦渊奕细心的给她批了件绒毛大麾。

    “还要跟着本妃到什么时候啊,白灵?”袁瑾宁走到一颗梅花树下忽如停在,慵懒清冽的嗓音犹如这时不时刮过的寒风般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,袁瑾宁回头一看,立刻乐了。

    原来白灵依旧是穿着那一身舞服,清凉性感的要命,可惜这是在外边,连她这个抱着暖炉穿的老厚实的人都会觉得冷,更何况白灵?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是瑟瑟发抖,连脸都青了,哪儿还有半点楚楚可怜之意?

    “我、我只是来……来求求姐姐的……”白灵牙齿打着颤磕磕巴巴的说着。

    袁瑾宁将身子往树干上一靠,悠闲的望向瞧着就冷的白灵。

    “求谁?姐姐?谁姐姐?你姐姐还是我姐姐?”袁瑾宁微微歪头,那双眼似乎和这漫天的白雪一般冰冷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姐姐?本妃乃摄政王妃,你算什么东西?和本妃妄攀亲戚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王、王爷的妾室!怎么、怎么就是乱……攀亲戚了?”白灵气的总算是有些人样儿了,那张青白的小脸有些红润,明显是被气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妾?王爷可从来没说你们是妾,你们啊,最多算是个丫鬟,懂吗?”袁瑾宁冷冷嘲讽,就这个东西,她一拳能打十个!

    穿成这样还傻不拉叽的跑出来说求她,连求的内容自己都不知道呢,已经被自己怼成憨憨了。

    “你!你太过分了!”白灵可能是因为气愤,竟也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,不带磕巴的。

    “别墨迹了,落京,将人给送回去,别冷死了随后怪在本妃头上。”袁瑾宁原本就是想看看这人会有什么招数才带着人来这宴会的,结果这手段,这脑子,简直是让人失望到想翻白眼儿!

    落京犹豫了一下,有些不情不愿的拖着人往回走。

    白灵自然是不肯的,可冷到全身僵硬根本挣脱不开,直接就被落尽给半拖着离开。

    袁瑾宁淡漠的收回视线,忽如眼神一厉朝着宫墙的拐角看去,面色霜冷无比。

    “好戏看够了吗,滚出来!”

    那暗中之人默了默,从拐角显露了身形。

    袁瑾宁挑挑眉有些没想到,原来是许久未见的南宫羽啊。

    “宁儿……”南宫羽看着袁瑾宁的眼神格外的复杂。

    他好似这一刻就觉得整个世界只有她了,那个站在梅花树下,一身墨紫大麾脸蛋儿陷在白色绒毛下显得有些可爱的女子。

    之前他以为袁灵舞是他的所有,拼了命的去爱着那个纯洁无瑕的人儿。

    可事实狠狠抽了他一巴掌并且将那所谓的天真撕开在他的面前,让他瞧见了完美皮囊下那腐烂恶心的真容。

    不……其实被撕开的不止是袁灵舞近乎完美的伪装,还有他那颗自欺欺人的心。

    他明明知晓接近袁瑾宁让之爱上自己是个阴谋,会伤害了这么一个无辜的女子,可他还是做了,因为袁灵舞。

    他明明知晓袁灵舞可能不会真的和自己在一起,当时时隔许久来寻自己是为了再回凤灵国,可他还是决心回去破坏袁瑾宁的婚姻。

    尽管,他好像从来就没有成功过。

    南宫羽心情很复杂,似是有愧疚,似是有难过,甚至是一抹……连他自己也不知晓的情绪悄然蔓延。

    “别这般唤本妃,南宫公子,本妃与你,可没什么关系。”袁瑾宁冷冷的说道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