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二百五十四章 无形一刀,最伤人

第二百五十四章 无形一刀,最伤人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由于袁灵舞身上捆了绳子,所以她无法保持平衡,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!”地上的人挣扎着想起身,却被一脚踩了回去。

    袁瑾宁居高临下,俯视狼狈不堪的女人,收脚,缓缓蹲下,脸色平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初始,袁灵舞并未看见袁瑾宁,抬头后,眼底猛地爆发出骇人的恨意,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她。

    欲将袁瑾宁扒皮抽筋,一口一口吞噬撕碎。

    袁瑾宁压根儿不惧她的眼神,反而极为淡定,握着长命锁拍在了袁灵舞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拿它刺激我?不好意思,我对南宫羽早没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袁灵舞狰狞着脸,低低的嘶吼发出,充血猩红的眼睛让人脚底生寒。

    “瞧一瞧你自己,”袁瑾宁说着,将一面小巧的铜镜拿出,摆在了袁灵舞的面前:“都丑成了这般的德性,原本楚楚可怜的可人儿呢?终于被你肮脏的内心同化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戏的人齐齐一抽嘴,这般的话是不是太恶毒了些?太搓人心窝子了吧?

    那灰扑扑女子挣扎的幅度而言,绝对是被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可未等多久,袁瑾宁再次以言语告知了众人,何谓更恶毒更气人。

    “哎呀!你身上为何有如此之多行房事的痕迹?啧啧啧,袁灵舞呐袁灵舞,虽然太子不要你了,使臣和蛮夷皇帝也放弃你了,可你也不能这般的自甘堕落,被几个山匪糟蹋吧?”袁瑾宁的脸色满是无辜,单纯的质问着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,心情瞬间复杂了,那种事儿都能直接说出口,这女人……彪悍!

    袁灵舞挣扎着,扭曲着,尽管身上被绳子勒出了条条血痕也不知疼痛一般。

    袁瑾宁忽然觉得,没有任何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,睥睨着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袁瑾宁知道,她最看不得自己‘高高在上’的样子。

    果然,袁灵舞近乎癫狂的从喉咙里发出如野兽般的吼叫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你和你娘做过恶心事儿,谁都不会发现吗?”

    地上的人忽然停止了挣扎,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娘亲的死,还有,我天煞孤星的名声,由小至大的无数次陷害,逐渐厌恶我的渣爹!你们做过的事,可比我恶毒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毁了一个孩子的童真,毁了一个少女对亲情的渴望,也毁了一个女人对爱情的期盼。

    毁了原主袁瑾宁的一生,那些伤与痛,他们一辈子也还不清!

    她葬身在了湖底,甚至连死前都不曾知晓,她唯一牵挂的南宫羽和爱恋,只不过是一场骗局而已。

    “身份,真的那么重要?甚至于手上沾染了鲜血也无所谓?”

    袁瑾宁不懂。

    不懂于袁灵舞对于身份的近乎狂热追求。

    地上的人听了,再次剧烈的挣扎起来,比之前更加的凶猛,身上的白衣早已经沾染了尘土与血色。

    袁瑾宁蹲下身,将她嘴里的布条抽出。

    袁灵舞立刻破口大骂: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贱人!你如何能懂得明明比你更为聪明的人,却因为庶女的身份,而被所有人看不起?明明我的琴棋书画比你更好,却因为一个身份……

    因为身份,被别家的小姐明里暗里嘲讽着、践踏着!我也是侯府的小姐,为何命运却如此的不公!我该才是嫡女,为何却是一个妾生的??”

    袁灵舞歇斯底里的尖叫,让全场的男人都不禁浑身一颤,见了她癫狂的表情,一阵寒意由脚底涌上心尖。

    这女人,已经被嫉妒和贪婪腐蚀了心脏,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出身,无法决定一人的全部,或许你受过的苦,以后者可加倍的补偿。”对于袁灵舞的疯狂,袁瑾宁的脸色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懂!没遭受过卑贱的人生,你根本就不知道!袁瑾宁,你以为我有多恨你吗?娘亲总是拿我和你比,可你呢,明明毫无教养,可为何我处处不如你?”袁灵舞似乎陷入了某种痛苦的回忆,绝望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也只是想娘亲对我好一些而已,我也只是想让父亲多关注我,我也只是爱慕太子哥哥……如果我不争,这一切,都不是我的!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争了,就真的得到了么?”袁瑾宁说着,却是将现实摆在了袁灵舞的面前。

    此无形一刀,才是最伤人。

    因为痛至了骨子里,痛至心底。

    她确实不懂!

    袁瑾宁只是不明白,前世的自己,乞讨、捡垃圾、住桥洞,她都有过!所以,不懂出生就生活优渥的袁灵舞到底是不甘心什么?

    她的不甘,全是袁瑾宁所不可得的。

    袁瑾宁只是从小就知晓,喜欢的东西,自己可以争取,却不能剑走偏锋的争抢,欲真正拿起一样东西,不付出代价,怎么可能收服得了?

    比如,她于流浪时,无意间看见了一双高跟鞋,她没有直接偷也没有直接抢,只是老老实实的赚钱,买下了鞋。

    鞋子入手的瞬间,它也就真正属于自己的一刻,袁瑾宁明白,没人可以抢走。

    抢来夺来骗来偷来,终究不曾真正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袁灵舞,以一生证明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,只不过是于母亲压迫之下,过于抑郁的孩子,真是可悲。”袁瑾宁轻嗤。

    她可悲,却不代表就可怜了!

    强取豪夺,甚至不顾及他人的想法,他人的安危,这种人,抢来了也很快就会失去!!

    因果报应,她袁灵舞自己种下的因果,哪怕是毒药,也得自己吞了!

    “你瞧,现在还不是一无所有,爱你的人没多少,你爱的,全部抛弃了你。”袁瑾宁的话,字字诛心。

    袁灵舞瞪大眼睛,一口鲜血猛地吐出,身子一软,犹如死狗般躺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呼吸。

    其实,袁瑾宁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,她袁灵舞究竟真心爱过谁?

    她的母亲,肖玟霜?爱她,所以波及名声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宣布断绝母女关系?

    她的父亲,袁恕?

    可也不见得她有多敬仰有多孝顺。

    她的忠犬,南宫羽?爱他,就利用他的爱,去伤害原主一颗炙热之心?

    甚至借此毁了原主的名声?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