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下之主

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下之主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必须有周全的计划,将秦渊奕推上位置,而他的名声必须好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就做暗中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她这么心甘情愿做暗中之人自然也是有原因的,很简单,为原主报仇。

    原主被害,可不止是袁灵舞与南宫羽,还有凤灵国的君王,以及她的渣爹!

    “阁主,奴家明白!”

    “好,辛苦你了,等咱们什么时候在京城有了一席之地,我就为你贡献出几份攻略羽聆的计谋。”

    袁瑾宁果然会抓人心,红棠立刻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将接下来的任务部署完,全部分发下去后,袁瑾宁已开始慢慢渗透京城的商业势力,尽量争取将京城近三分之一的铺子掌握于手里。

    悠闲的蓝杏也没放过,被袁瑾宁差遣着与秋意一起调查现在京城商铺地段的分部,例如是否属于皇子们的地盘,自然得避开,另外选择。

    京城里,袁瑾宁忙的天昏地暗,蛮夷之国的皇宫内,袁灵舞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位顶着凤冠的女子,狠狠扇了对面的人一巴掌,那女子捂着脸瞪大眼睛,如小鹿般的灵眸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“王后娘娘为何要打妾身?妾身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你何需理由?”王后大怒,气的整张脸都快扭曲了:“你这个媚狐狸!整日的勾引皇上,瞧皇上都被你勾成了什么?匆促之间,就贸然挑动了战争!!”

    对面的女子眼里蓄满泪水,其柔弱的模样可不就是袁灵舞嘛?

    她声音里满是哽咽,却坚定无比。

    “咱们大蛮要昌盛,免不了战争,那些逝去的百姓士兵是可怜,可他们都是为了天下的太平而牺牲,他们是大善人。”袁灵舞挺直了胸膛,一副怜世悯天的神圣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简直是一派胡言!若是被凤灵国钻了空子,何谈整个天下?大蛮自身都不一定能保住,本宫要撕烂你的嘴!来人!给本宫将这狐狸精压住!”王后气的不行,这中原的贱人真是生了好一张利嘴,居然说动了皇上挑起战争。

    而她可知,战争一旦发动,究竟要死多少人?这般的安宁平静不好吗?为何要平白牺牲如此多的人,去赌一个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天下?

    “寡人看谁敢动她!!”蛮夷皇帝大步上前。

    王后一愣,面上一喜,连忙上前就要说什么,却直接被眼前之人的一巴掌给甩懵了,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原本的明君,却成了如今的暴君。

    “大王~”袁灵舞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,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蛮夷皇帝立刻将人箍住,面上满是心疼,嘴里说着安慰的话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可知战争要死多少勇士,特别是凤灵舞一直虎视眈眈,咱们不能莽撞啊!”王后好言劝说。

    可忠言逆耳,皇帝自然不喜,虽也知她的话不无道理,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。

    袁灵舞一见,那可还行?

    “凤灵国是我的母国,凤灵国的皇帝是君子,绝对不会做出趁人之危的小人之举,我绝对不敢骗大王,且咱们已经开战近两月了,凤灵国一丝消息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指不定是要等咱们打完了,再给予致命一击呢!你不要太天真,皇帝的心思莫测,你怎么就敢笃定?”

    王后的后半句话,可就有些不好听了。

    蛮夷皇帝脸色一变:“王后的意思是寡人不如他?作为寡人的王后,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?你这些天就待在自己宫里,哪里都不要去了!来人,看好王后!”

    “不!不!!大王,您要相信臣妾,您忘了秦渊奕?您忘了那杀神了么!?”皇后被人拖着进了宫门,大门一关,挡住了不甘的喊叫。

    听了一直颇为顾忌的名字,蛮夷皇帝面色微沉,那人确实是麻烦……手臂上一热,袁灵舞小心的挽着他。

    “秦王如今也不得凤灵国皇帝的心意,毕竟功高盖主,凤灵国皇帝怎么可能喜欢?大王不必如此忌惮此人,等咱们收复了最后的金国,兵力便可与凤灵国一般了,再休整休整,一举就可攻破凤灵国,到时候整个天下,就全是大王的了。”

    袁灵舞娇笑着,原本含泪的眼眸闪烁着一片睿智,看的蛮夷皇帝心里更满意了。

    她画了一张宏图,皇帝自然是接下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也以为这女子是个柔弱的菟丝花,可自从发现她计谋了得后,他就开始动心思了。随后,她贡献的破敌之计百战百胜,皇帝便对她越发欣赏,到了现在,甚至觉得袁灵舞就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,助他一统天下的利器!

    “爱妃可真是女中诸葛,乃本王的军师!”

    “妾身爱皇上啊,所以愿意做皇上的军师,也愿意……做皇上的妃子~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那爱妃,今日朕便留在你宫里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讨厌~”

    袁灵舞娇羞的靠在蛮夷皇帝肩膀处,眼底阴毒的暗光发酵,滋生出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她要做的,可不是皇后。

    是天下之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灵国,京城。

    热闹的街道上灯火相映,又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,小贩的摊位前各式灯笼花样繁多。

    袁瑾宁从路上买了兔子面具,戴在了脸上,然后眼球一转,拿了相同却比较大一号的面具,转头呈给身边的人:“王爷,这是妾身送给您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秦渊奕皱眉,看着如此幼稚的面具,迟疑了很久,最后还是败在了袁瑾宁期待的眼神下,轻轻叹息一声,将面具戴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那犹如神祗般的容颜被遮掩,只露出一双眼睛,幽异深沉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袁瑾宁没忍住,在对方想要杀人的目光下连忙收敛了嘲笑:“好看,很适合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在外就不要称王爷,会引起骚乱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唤你夫君?不可能。”袁瑾宁无情拒绝:“我的夫君必须是一心一意待我,一生只有我。”

    秦渊奕眼神一闪,有些失望:“那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,奕哥。”

    对于此奇怪的称呼,秦渊奕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秦渊奕今夜也不知是抽了什么疯,竟然硬拉着她到了街上,说什么花灯节不是她最喜欢的么?

    可袁瑾宁表示,自己一点儿也不喜欢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