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一百三十八章 纠缠不清

第一百三十八章 纠缠不清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“若说,我养的是一群废物,那你是什么?你也曾是废物中的一员,废物小姐?且在我眼里,她们每个人都很棒!比你这个不知打哪儿来的东西好多了,狗东西,姐姐奉劝你一句,好好的搁哪儿喘着气,否则我驳了蓝杏面子,也要杀你!”

    一瞬间,袁瑾宁身上威压加重,明明站在下方,距离了好几个台阶,可秋意就是有一种被眼前之人睥睨不屑的感觉!

    她说话已如此不客气了,自己也没什么好掩饰的,袁瑾宁冷笑。

    秋意狠狠拧眉,眼神一瞟,瞧见什么,一改原本凌厉的眼神,满是温柔的上前:“隐主说什么呢,就凭你也想杀了我?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压的极低,只有两人能听见。

    袁瑾宁笑了,满是寒霜,这人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还不等袁瑾宁说什么,秋意忽的靠近,在袁瑾宁懵逼的眼神中身子往后倒去,面上尽是惶恐。

    袁瑾宁瞧了眼自己被秋意强行拽出来的手,再瞧了眼楼梯下成功英雄救美的羽聆与秋意,再望了眼他旁边的红棠。

    抬头,看了看天空,试图表现出自己的无辜。

    “其实是个误会,你们懂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错,隐主说的都对,这确实只是误会……”秋意抿唇掩面,低低抽泣着,好不委屈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表现,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,甚至让人更加确信袁瑾宁推了秋意。

    “你看是吧,秋意姑娘也说了是误会。”袁瑾宁耸肩,扶着楼梯缓缓下楼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抱多久呢?”红棠勾唇,笑意盈盈的问着羽聆。

    羽聆低声说了句得罪了,便很是轻柔的将秋意放了下来,红棠见着笑的更开心了,只是眼底的冷光潋滟,似乎能冻穿了秋意。

    秋意羞红着脸,将手执在一起,福了福身子:“多谢公子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无需多礼,顺手罢了。”羽聆点头,伸手将秋意凌乱的发丝抚到耳后,姿势暧昧不已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!”袁瑾宁摇了摇头,直接拉过红棠拥入怀里:“气不气?要不咱们一起弄死秋意?”

    秋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当事人的面前,如此光明正大的密谋,真的好吗??

    红棠一眯眼,低低的笑出了声,满是魅惑:“好啊~”

    羽聆二话不说,站在了秋意面前,对着二人微微欠身,怀里抱着的古筝从未放下:“能否看在羽某的份上,放过秋意姑娘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怎么的,还狗拿耗子了?”袁瑾宁一顿讽刺,不行,她看这两人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捏了捏有些痒的手,袁瑾宁思量着自己肯定是打不过羽聆,红棠估摸着也舍不得。

    可这儿是她的地盘,她就不信几十个人一起上,还对付不了一个羽聆了!

    “秋意姑娘与我是旧相识了,在下自然识得她。”羽聆勾唇,神色微暖。

    那从未有过的弧度展露,宛若无尽漆黑里猛然点亮一盏灯,惊艳却也满含希望。

    但这盏灯,却不是为红棠点亮的。

    红棠挪开了眸子,努力忍耐下内心翻腾的酸意。

    秋意一见立刻红了脸,娇羞的躲在羽聆身后,小女儿家的姿态十足。

    而相比之下,大胆奔放的红棠就显得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“啊~原来是老情人啊,那你为何还一直和红棠不清不楚,这不是耽误人家么?”袁瑾宁忍不住笑了,瞧了眼羽聆腰间,是上次红棠亲手绣的锦囊。

    羽聆也跟着笑了,一向温润清冷的眉眼,如今一片嘲讽:“这位姑娘,可否请你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再显示自己?一直都是红棠姑娘对在下纠缠不清,在下从未与她不清不楚。”

    红棠面色一僵,唇瓣蠕了蠕,却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说的对,一直是她自己死死纠缠,想来,他烦死自己了吧,所以才寻着各种理由拒绝自己。可自己还是不知廉耻的扑上去,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还佩戴别人送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阁主!”红棠高声阻止,甚至连隐藏袁瑾宁身份的事儿都给忘了。

    羽聆眼神一闪,阁主?这女人的身份,看来不简单。

    袁瑾宁愣怔了一瞬,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,却是给了红棠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红棠迟疑了一瞬,还是转眸看向二人,恶狠狠的喝斥:“香迁阁不欢迎二位!二位请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红棠抽出鞭子,朝着秋意狠狠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看似凌厉的鞭子,实则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,就算打在身上也不会疼。

    羽聆瞳孔微缩,直接伸手拽住鞭子。

    “赶客也不带你这样的吧!?秋意姑娘,你还好吗?”羽聆甩开红棠的鞭子,见秋意摇摇头才松了口气,最后冷冷瞧了二人一眼,便揽着秋意离开。

    离开之际,秋意缓缓回头,对着二人恶意一笑,眼底的狠毒之色骇人不已。

    为何她要如此针对?明明以前的秋意不是这般,就虽与她们不大亲近,也不会如此过分,甚至明知自己与羽聆的事儿,还故意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红棠捏了捏眉心,头疼不已,秋意为何忽然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这其中,究竟有什么是她不知晓的?

    “你无事吧?”袁瑾宁揉了揉红棠的脑袋,眼底带着淡淡的关切。

    红棠勉强撑起笑容,摇了摇头,却吃了袁瑾宁一记敲击,被她潋滟的眸子望着,眼底一片清明,似是将自己看穿。

    “这样笑丑死了,这样吧,我给你放一天假,今天向伏城拓展的事儿先缓一缓,你先散散心,将那人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板!”红棠瞬间来了精神,学着袁瑾宁曾说过的话回应,逗得袁瑾宁发笑。

    见她一扫阴霾满是欢快的离开后,袁瑾宁笑容逐渐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面无表情的敲了敲手上的蔷薇扇,不如除去秋意,免得她祸害了隐阁。

    不过,蓝杏那边倒是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还有羽聆的事儿,她瞧着红棠可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人,袁瑾宁犹豫,她要不要想个计谋,将羽聆从红棠心中彻底抹去?

    犹豫了许久,还是放弃了,毕竟是他们的事儿,自己不好插手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