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至臻书库 > 玄幻奇幻 > 废材逆天:至尊小毒妃 >

第二章 这么不经打?

第二章 这么不经打?

天青色的铃铛 直达底部
    袁瑾宁眯眸,抬手拍掉他的爪子,站到一边,冷眸打量他道:“陛下亲自赐婚,你我已拜过天地,你说我配不配?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竟然也听信市井流言,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天煞孤星?硬扣的屎盆子,她不接。

    虽说嫁他非自己意愿,但是也用不着上来就人身攻击吧,他以为自己很想当这个摄政王妃?他以为他是谁。

    闻言,秦渊奕凤眸微眯,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女人,她竟敢嘲笑本王?

    袁瑾宁被他盯的有点不自在,当即将头上的凤钗扯下,一把扔到地上,踩在脚底,随后怒道:“你以为我很稀罕你这个摄政王妃,我呸!”

    “你作为凤灵国的战神,权倾朝野,却无法做主自己的婚姻,还摄政王呢,说的好听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还不是受制于人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

    秦渊奕黑眸一缩,那种被人说中心事,却又无可奈何的心情,让他瞬间暴怒。

    “嗯哼!”袁瑾宁瞬间呼吸一紧,秦渊奕掐住了袁瑾宁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本王做事从来不用任何人置喙,没了本王,你在这王府,寸步难行。你最好给本王安分守己,本王或许会考虑饶你一命。”秦渊奕怒红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人不安分,本王不介意手中多几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可恶,又被威胁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当即抬脚朝着秦渊奕下盘用力一踢。

    秦渊奕立刻闪身躲避。

    “你我都是受制于人,何必将自己说的那么清高,有能耐你将这门婚事退了。没能耐,就各自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袁瑾宁后退几步,警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说的轻巧,你来王府的目的,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你告诉本王,如何井水不犯河水?”秦渊奕冷笑,袁恕将这个烫手山芋送到自己身边,别以为他不知道那老东西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,告辞。”袁瑾宁闻言,当即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圣旨只是让她嫁给秦渊奕,如今已经嫁了,这秦渊奕不待见自己,自己跑总可以吧?

    天高皇帝远的,先跑再说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秦渊奕眯眸,一个闪身抓住她。

    去路被阻,袁瑾宁烦躁不已,当即抬手,将腰间自制的软鞭抽出来一甩。

    还会武功?秦渊奕一震,躲开那夺命的软鞭。

    可是,袁瑾宁的这些功夫哪里是秦渊奕的对手,半个回合都没到,袁瑾宁被重伤倒地。

    “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秦渊奕眸中燃起一丝失望,本以为遇上一个有趣的对手,不料却是一些三脚猫的功夫,不过速度还不慢。

    秦渊奕蹲下身子,勾住她的下巴,声音如地狱的修罗一般,讽刺道,“你给本王听好了,想活命,就安分点。”

    袁瑾宁凌厉的眸子狠狠的瞪视着他,红唇诡异的勾起一分笑意:“那你先给姑奶奶安分点。”

    语毕,水袖中瞬间飞出一根银针,直飞秦渊奕胸口。

    一时轻敌,没有想到她会用这个下三滥的手段,秦渊奕胸口瞬间一阵发麻,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回神,脖颈便被冰凉的匕首抵住。

    秦渊奕波澜不惊的黑眸闪过一丝阴寒,掌心暗自运功,“嗖”的一下,逼出胸口的银针,而后大手快速的扣住抵在自己脖颈处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匕首落地,秦渊奕手中微一用力,轻而易举的将袁瑾宁臂膀脱臼……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袁瑾宁痛的眼泪直翻,靠,这是要谋杀吗?

    刚抬眼,胸口便飞来一掌,身子再次倒地,震惊的水眸当场一闭,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秦渊奕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不经打?他连一层内力都没用上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音落,门外走进来两个侍婢。

    “好生看着王妃。”语毕,秦渊奕便大步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袁瑾宁浑身疼痛的醒来,晃了晃脱臼的手臂,心中瞬间骂爹喊娘,奶奶的,下手不是一般的狠。

    咬牙,对着手臂用力一掰。

    “咔哧”一声,一气呵成,手臂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秦渊奕,断臂之仇,姑奶奶先跟你记下。

    “奴婢奉王爷之命,前来替王妃梳洗。”

    房门在这时被人推开,鱼贯而入四名婢女,一个年长的婢女,不卑不亢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袁瑾宁看向这些心高气傲的婢女,淡漠的挪开目光,她还是习惯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“王妃还是不要为难奴婢们。”说罢,不等袁瑾宁回应便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,袁瑾宁直接将上来的两个丫鬟踹开,这些人压根就没把她这个王妃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是做甚?”那婢女波澜不惊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我是王妃还是你是王妃?你的话比我这个王妃还管用?要不,这王妃让你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。”闻言,那婢女忙低头。

    “不敢?我看你胆子挺大的!”袁瑾宁红唇轻启,双眸流转之间乍泄霜意:“什么时候一个小小奴婢,也能越过主子的意见了?嗯?”

    “那…奴婢在外等候,还请王妃莫耽误了进宫的时辰。”

    语毕,那婢女便带着人退至门外。

    “王爷都不曾这般数落我们,她一个不受宠的妃子还在这趾高气扬。”门外,响起一连串的议论。

    袁瑾宁自动无视那些闲言碎语,反正这些话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简单的梳洗后,便来到了前厅。

    前厅,秦渊奕早已等候多时,看见袁瑾宁,当即不悦的皱眉。

    “王妃好大的架子,竟让本王等这么久?”视线落在她安然无恙的右臂,不禁微微一愣,有点本事,还能自己接上。

    闻言,袁瑾宁嘴角一抽,我又没让你等。

    “哎呀,王爷,还不是你,昨晚弄的妾身浑身酸疼,这才姗姗来迟。”

   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打不过你,嘴上祸害一下你总可以吧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渊奕嘴角狠狠一抽。

    这女人,青天白日,红口白牙一碰,什么话都敢瞎说。

    一边的下人均是傻眼,看怪物一样偷偷瞄着秦渊奕,王爷不是不近女色吗?昨晚进婚房没多久就出来了呀,难道是先那啥那啥后,再出来的?

    秦渊奕不语,抬步往门口走去,见状,袁瑾宁也跟上去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至臻书库ALL Right severed